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00Bu}

——Well, Here We Are...

 
 
 
 
 

日志

 
 

安得网吧千万间(转载)  

2011-11-29 09:52:12|  分类: 事关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转载自The Melancholy Of Wind

仔细想想对合肥剩下的回忆,无非是大街小巷星罗棋布的形色网吧,在乌烟瘴气人声嘈杂的环境中,这一家网吧的电脑配置几何,那一家网吧的收银小妹的脸盘身段,我还尚能如数家珍。转眼再看看这边屈身于大厦深处抑或暗街小巷的少数网吧配置奇差还收费甚高,我不禁悲从中来,久久不能平息。
刚上大学的时候,学校新区周围百废待兴,门口的马路上甚至连路灯都没有,校园里一直流传着夜深后满街蹲的都是准备给女大学生保研的民工,我至今还记得对面的楼盘打出的2888/㎡的宣传标语,谁曾想几年过后其升值速度远比我们这些死大学生要快得多。所以当时为数不多的娱乐就是叫上三五基友,搭上一辆三轮车,跑去附近的工大周边去寻觅最近的网吧。彩虹桥,麒麟,还有联线,虽然在有学弟问我大一我学过那些课程时我很难想起,但这些网吧的名字我都还萦绕心头。在那些年轻而躁动的夜晚,避开保安巡逻的手电,寻找学校围栏最薄弱的地方翻出去,翻上一辆三轮机动车去通宵,然后在第二天清早伴着工大学生出操的身影,贱笑着回去睡觉的生活,可以说是我大学生活初期最鲜活的剪影。
往后搬回了校本部,娱乐生活一下子丰富了很多,但是网吧还是亘古不变的永恒话题。学校前门外有一家文化园,机器配置太烂,网管还是一个长得一副基佬相的小哥,在其原本唯一的特色——供应的午餐里豆角烧肉味道还不错——消失了以后,只有别家网吧都爆满或者实在懒得跑远才会去那里。学校后街那条遍布站街女的小路上,稀稀朗朗的坐落有不少家网吧,有类似大虎,大草原这样生猛的名字的,配置也奇葩的生猛,据猪小疯给我说大虎的电脑每一个小时会自动重启一次,而他还能安之若素,我从此对他青眼有加。在这群洪水猛兽中坐落着的唯一的良心,没错,就是辉恒,这家也是我贡献了许多机时的地方,网速快,空调足,座椅舒适,服务器里都是毛片,还常驻一个长相困难但用软音RL的魔兽妹,这里作为胖子此后许久的基地,让他很长一段时间负责提供优质毛片的任务。在我们搬到旧研究生楼住的那一年,全楼的人都在互相APN攻击导致谁也上不了网,我们就都从体育馆后面一个铁栅栏被锯断的地方窜出去抄近路溜到辉恒去上网。就记得那一年雪下得特别早,上完网回寝室的时候,还能从车库底下小卖店那个一脸席汉氏综合征的女人手里买一包花生回去分着吃。
出了学校正门往北一直走,就是纸醉金迷的农大,我们学医课程那么紧尚能过的这么慵懒,可以想象他们每天为了找到玩什么会有多么苦恼。农大门口有许多网吧是小白年轻时战斗过的地方,所以有时也会跟他来这边追寻一下旧日的足迹。开始在飞翔鸟上网,后来在一次包宿打魔兽的过程中,出现了大规模的盗号现象,原本已经睡着的小小苏的战士被人顶掉,然后用远胜于他的风骚和我们一起打了一会副本。从此这家网吧被列入了黑名单,而另一家牵手我们倒是上过不少时间,原因无他——作为我们实习期间的中位点,旁边还有一家味道还行的小饭馆,不远处就是三里墩商业区——于是其承担了我们不少面基DNF的任务。旁边的格林豪泰倒是有很多故事,这次按下不婊,按下不婊。
出了学校西门,就是安大北门商业区。猪小疯在后大学时期号称安北贵公子,龙河路上夜里的王是名至实归的,他在这一区域散发的影响因子前后500年不可能有人比肩,目前在此区域混世的波波也是靠着峰哥的名号苟活至今。于是在西园附近的万讯网吧作为猪隐藏其罪恶气息的据点,我们也去玩过几次。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经常出没的一名带着狗却不穿上衣的奇男子,有一次坐在他身边,那条狗一直用惊恐的眼光看着我,我看着它的眼睛用脑电波告诉它“你是一条京巴,哥只吃草狗的”,然后它就安稳的睡着了。
刚到105实习的时候,我以其为轴心把附近兜了一圈来寻觅新的网吧,因为,美其名曰为了考研我就没在住的地方开通宽带,仅仅给手机换了一个网聊套餐。终于在医院东北拐很遥远的地方我寻到了一家破败不堪的网吧。但就如同流川枫选择湘北的原因一样,这家时光网吧,成为了我此后一年零一个月出现频率最高的处所,每天两到五个小时,风雨无阻。我不止一次描写过我怀揣手柄穿过105的林荫道,翘班溜去上网的故事,我对其熟悉到现在都还知道他每台机器的任何一个USB接口是否灵光。这家网吧是我提到的所有网吧中唯一一家远离高校的,因此里面出没的没有大呼小叫打dota的死大,取而代之的是一群骂骂咧咧玩传奇的中年人和噼里啪啦打劲舞的发廊小伙,网管是一个无论长相还是身段都是负分的洪水猛兽,她还会通宵达旦的功放凤凰传奇的歌来给我们驱散睡意,网吧很抠门不舍得开空调,全凭一台超大功率的换气扇来降温,于是我每次都把波波赶到下风口避免其喷我一脸烟。网吧旁边有一家老地方烤鱼店,老板是一个小胖子,因为我们经常半夜去他那光顾所以慢慢熟稔了起来,有时半夜3点他们收摊后回来网吧和我们一起玩一会CF,然后输得很惨。现在想想,一切都那么生机勃勃。考完研后搬走的匆忙,我钱包里的上网卡里还有这家的会员预存款没有花完,却很难找到机会去消磨干净了。
在实习结束,回学校狂欢的最后半年里。新校区早已经换了人间,再也不用走40分钟去上网啦,学校对门就开了3家大型网吧。金大,星海,久隆,这三家网吧按距离学校的远近分布,其生意好坏也是一样,这些死大学生到底有多懒啊!因为都是才开业不久地处又比较偏僻,故而都是价格便宜量又足。尤以复试回来后的最后三个月,如果有时光机真想好好loop几回啊,每天就是睡醒了去玩,饿了就到处找吃的,吃饱了接着玩,困得不行才回去睡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还有同样一大群一样无所事事已经和你厮混了5年的同学一起去耍。所以,当无良的学校把我的q号擅自留给后辈,他们来咨询我的时候,我破口大骂——才大一,还不快滚去玩儿。虽然残酷,但是我知道这样的机会可能永远不再有了,这段一条世界线上只有一次的疯狂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