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800Bu}

——Well, Here We Are...

 
 
 
 
 

日志

 
 

【商业周刊】腾讯:企鹅帝国的风雨路(转载)  

2011-10-04 18:34:05|  分类: 数码 IT 软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转载自互联网的那点事...

南方海滨城市深圳的沙塘网吧里,闷热拥挤,300多名年轻的打工者坐在网吧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周围丢弃的烟盒随处可见。周芹芹(Zhou QingQing)坐在一台电脑前,正用中国最流行的聊天工具QQ跟远在600英里外的浙江男友聊天。

她临时结束聊天,开始玩一款叫劲舞团(QQ Dancer)的网络游戏,控制一位打扮时尚的虚拟角色,跟上一首通俗的中文流行歌曲节拍。“这是我唯一一款知道怎么玩儿的游戏。”她说,“很简单的。”

房间里烟雾缭绕,不远处墙上就有一处禁止吸烟的标识,严桓(Yan Huan)在两个屏幕上都开着QQ,主要是为挂机赚经验点(活跃天数)。点数越高,等级就越高,主屏上的头像就越好看。严桓已经获得了两个太阳。“这算不了什么。”他说的,然后他又吹嘘,他这个等级要比女友的高几倍。他喜欢的游戏就是QQ飞车,在游戏里他驾驶赛车穿过稠密的城市森林,将其他选手控制的角色摔在后面。

【商业周刊】腾讯:企鹅帝国的风雨路(转载) - 800bu - {800Bu}

周芹芹和严桓都沉浸在各自的虚拟世界中,跟网吧中的其他大多数人一样,他们的时间几乎都被一家公司的产品占据:腾讯。中国网吧连锁控股集团的副经理郭正全(Guo Zhenquan),走过一排排网民,指出所有的用户都在用腾讯QQ的服务。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游戏,有的在看电影,有的在给手机充值。“几乎每台电脑上都有人在登QQ。”

腾讯就是互联网中的歌利亚,是你之前从未听说,或者知之甚少的一家公司。但是它有6.74亿的活跃用户在使用旗下的QQ服务。无数人都熟悉它那憨态可掬的卡通吉祥物:一只戴围巾的企鹅,这只企鹅帮助腾讯成为中国最知名的品牌。腾讯旗下有11400员工,2010年的收入30亿美元,一举成为中国最大,但也最招竞争对手非议的互联网企业。现在腾讯的野心已经扩大到美国和其他各地。腾讯手握大量现金四处扩张投资,收购创业公司,迫使西方公司考虑腾讯是敌是友。“如果你是硅谷人士而又没关注腾讯,那么你要不是瞎了,要不就傻了。”曾投资过Google和Paypal的知名风投人士迈克尔克·莫里兹这样评价。“我十分钦佩腾讯公司掌舵人的性格,极度饥渴而又有进攻性。”

1998年,腾讯由四位大学同学以及一位来自深圳并设计出ICO中国版的朋友共同创立。在马化腾的带领下,创业团队改造自己的聊天软件,使其适合在手机上使用,然后坐看QQ成为中国新生一代的主要交流工具。除了聊天和游戏,目前腾讯公司旗下的产品还包括一种叫Q币的虚拟货币,一款搜索引擎,一个电子商务平台,以及两个社交网络,一个是朋友网一个是面向年轻人的Qzone,这两个社交网络用户总共超过5亿。腾讯最近还打造了一个类似Twitter的微博即腾讯微博,中国的用户数量已经有2亿,与新浪门户的竞争对手并驾齐驱。腾讯这家上市公司市值超过489亿美元。去年收入12亿美金,其中大多数来虚拟服装和赛车贴花等虚拟物品的出售,这类虚拟物品可以让年轻人在网上展示自我。

还是有一些美国公司选择加入企鹅军团。1月份,Groupon就宣布它与腾讯合资成立一家北京公司,对抗激增的中文团购网站。6月26号的时候,游戏厂商Zynga也表示它将会通过腾讯的社交网路,将旗下的在线社交游戏《星佳城市》(CityVille)引入中国。腾讯实际上与这两家都是都有间接的联系:去年,腾讯给Digital Sky投资3亿美金,这家俄罗斯的风投公司投资过Zynga,Groupon,Facebook 和Twitter。对Facebook而言,腾讯也隐约是一个庞然大物。根据两个熟悉Facebook计划的人透露,扎克伯格正在寻找进入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的方式。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尤其是其中的年期人可能不想叛离马化腾。“如果Facebook进入中国,那它就必须的认真考虑如何与腾讯竞争。”熊晓鸽称,熊晓鸽是风投公司IDG资本的合伙人,曾在早期资助过腾讯。

在彭博商业周刊采访的10多个竞争对手,合作伙伴和分析师中,对腾讯主宰中国互联网都有共同的担忧。它的产品可能结合了美国在线(AOL),雅虎,Facebook和Twitter的元素,但是在声誉上,腾讯让人联想到上世界90年代盖茨领导的微软。“腾讯是个抄袭企业”,门户网站搜狐的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批评腾讯。“这家公司不创造任何东西。”

然腾讯的崛起也并非一帆风顺。在彭博商业周刊采访的10多个竞争对手,合作伙伴和分析师中,对腾讯主宰中国互联网都有共同的担忧。它的产品可能结合了美国在线(AOL),雅虎,Facebook和Twitter的元素,但是在声誉上,腾讯让人联想到上世界90年代盖茨领导的微软。“腾讯是个抄袭企业”,门户网站搜狐的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批评腾讯。“这家公司不创造任何东西。”

上海风投公司Trinity Ventures的合伙人斯蒂芬·贝尔(Stephen Bell)表示也听到过类似的抱怨。“在美国,学生会想‘如果我捣鼓出好东西,Google会收购的。’但是在中国,他们会想,‘如果我弄出来好东西,腾讯就会山寨一个。’”

去年,中国知名IT杂志《计算机世界》的一篇报道反映了这种情绪。这篇文章指责“腾讯从来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总能在成熟的市场中找到空间,横插一杠子。”杂志封面主题就是腾讯的企鹅身上插着匕首,正在流血,旁边就是一个大字标题“狗日的腾讯”。腾讯恼怒,威胁采取法律措施维护自身商标名誉,杂志后来道歉了。

腾讯一直以来极其低调,甚至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诸多追随者眼中有些神秘。公司高层很少接受采访。随着中国新型社交网络和微博网站竞争加剧和以及外界的批评,腾讯对外发出信号,示意公司将对第三方开发者和记者开放。在彭博社数月来的请求后,公司终于同意邀请一位记者来深圳这个毗邻香港并且有1000万人口的海滨城市。

腾讯的总部坐落于深圳的摩天大楼之间。高大的锥形建筑极像一把电动剃须刀,以至于一些员工戏称它为“剃须刀大厦”。腾讯非常严肃的对待午休:办公室的灯光在中午和下午2点之间熄灭。大多数二十几岁的员工会趴在办公桌上,或躺在折叠床上休息一会儿。如果有人声音太吵,保安会要求压低声音。跟马化腾(Pony Ma)一样,雇员们会自己取一些英文昵称——像Thunder,Fruit或是Neo,并将这些昵称用在公司内部的IM系统中。

顶层的会议室可以一览城市的美景,在这里,马化腾回复长久以来一直伴随腾讯的问题——腾讯为什么不创新?“我觉得这不公平。”他注意到,大多数互联网发明都起源于工程师和企业家密集的硅谷。腾讯的焦点跟亚洲和欧洲的大多数科技企业一样,专注于“微创新”——稍微增加一项服务的本地化特色,让其更契合本地用户。他也非常抵触“腾讯直接抄袭其他公司产品“的观点。“不能仅仅只是因为我们进入了别人的领域,就说我们剽窃了他们的产品特色和代码。”他说。“看看微软,Google和Facebok,他们也进入了许多领域,并且其中有许多领域,他们的进入时间还没与腾讯早。”

根据福布斯的排名,马化腾在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九,其财富估计有44亿美元。它带着眼镜,穿着开领的白衬衫,前额的头发梳的稍稍有点凌乱。语气平静而常满自信,但是他的内向却众人皆知。在中国,马化腾的公众形象要远低于百度的创始人李彦宏和阿里集团好斗的CEO马云。马云多次高调攻击过自己最大的股东雅虎。

不过,在腾讯内部,马化腾一点儿也不拘谨。前同事称马化腾是一位事必躬亲型的管理者,他会给产品负责人发邮件讨论新服务中某个按钮的位置摆放。不过,当马化腾走到媒体的聚光灯下时,他通常会借故推辞,称公开演讲不是他的风格。保持低调只是“性格使然,而非慎重选择,我没有那能力。”马化腾用普通话对答,不过不时参杂英文强调措辞。他称沉默寡言是中国广东人常见的性格。“在南方,你埋头苦干,用产品说话。”

马化腾出生于1971年10月份,并在朴素的环境成长起来。他的童年在南方的海南岛上度过,十几岁的时候,随父母和姐姐来到深圳,在深圳,马化腾父亲得到一份港口经理的工作,而他的母亲则在当地一家公司会计室工作

1993年,马化腾从深圳大学毕业,获得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然后进入润迅通信从事寻呼网络的工作。他只能通过费用奇高,速度奇慢的拨号连接访问当地一家BBS,对互联网有过短暂的接触。1996年,公司将马化腾派往美国哈里斯公司培训。哈里斯是一家电信设备企业,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墨尔本市。在那儿,马化腾第一次才无拘无束地接触Web网络,此时网络在新科技的推动下开始出现爆炸性增长,其中就包括一款叫ICQ的聊天服务。

ICQ是以色列四位大学毕业生制作出来的,它试图复制个人电脑上基于Unix的早期互联网聊天工具。ICQ在1996年面世,可免费下载,传播速度惊人,到1997年底的时候,它已经有3百万的用户,用户大多数分布在美国和欧洲。

1998年美国在线(AOL)以4.07亿美元收购了ICQ,在那个时代,这个数据已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马化腾而言,这一交易表明互联网蕴含着巨大的机遇。在母亲和四位朋友的资助下,马化腾辞掉工作,开始设计一款专为中国市场打造的实时通信工具。他毫不掩饰的“借用”了以色列公司创意,将新成立的公司取名为OICQ。

马化腾原本的计划是提供一项通过寻呼机访问信息的互联网服务,然后将软件卖给大公司,赚快钱。四家公司对产品原型嗤之以鼻,其中包括马化腾的前雇主润迅通信以及TOM.COM网站,后者是香港亿万富翁李嘉诚控制的公司。他们既不相信这项服务,也没花大价钱收购的意思,因此马化腾和朋友在自行开发OICQ上卡住了。“它正好在我们自己手上结束掉了。”马化腾说。

曾经拜访过腾讯这家创业公司的人后来回想起当年的场景:一群年轻的工程师在拥挤局促的办公室里埋头工作,办公室并不在深圳繁荣荣的商业街区,而是在居住商用混用的街坊里。那里只有一架会在每层楼都停靠的货运电梯;员工和访客只能走楼梯。马化腾的英文很烂,因此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得翻译给这群美国访客。“那时,他们还没有这么国际化,”,中伦律师事务的合伙人赵靖(Anthony Zhao)曾在腾讯公司成立初期为其工作过,他说:“他们没有海外知名度,没受过海外教育,也没海外工作经验。”

马化腾跟他的朋友具有一样优点:“他们极其专注。”硅谷风投公司NEA的合伙人保罗·萧(Paul Hsiao)回忆道。“他们会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日夜工作,处理问题。他们担心其他人的动作会比腾讯更快。“创始人们将群聊,在线约会,以及其他功能加入到聊天软件中,以谋略击败其他以PICQ和CICQ类似名称冠名的国内竞争对手。

到1999年末的时候,马化腾已经有了10万的用户,并且引起AOL的注意,后者要求这家创业公司更名。马化腾的父亲帮助他注册了”腾讯“这个名称。对外,马化腾使用更容易上口的名称Tencent,并将自己的聊天服务最终命名为QQ。

但投资者并不好找,至少最初是这样。深圳因制造业而闻名于世,而不是软件。因极度需要资金,马化腾从李嘉诚儿子运营的投资公司电讯盈科(PCCW)和进入中国的第一家西方风投公司国际数据集团(IDG)那里募集的220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到2001年,马化腾的资金再次枯竭。最终,这两家公司将自己所持股份出售给南非媒体集团纳斯帕斯(Naspers)。协议条款是3200万美元获得腾讯47%的股份。纳斯帕斯的投资现在价值已超过160亿美元,这笔交易成为有史以来最赚钱的私募股本投资交易之一。国际数据集团的熊晓鸽后来因持股百度获得巨大回报,籍此给自己带来一些安慰。他称,将他手头的腾讯股票卖出是他职业生涯犯过的最大一次失误。

随着纳斯帕斯加入,马化腾现在可以抽身去应对你一个隐约可见的威胁:微软。腾讯偏娱乐的聊天服务吸引了年轻人。而微软则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引入了MSN的中文版,该服务锁定更专业的用户群。”MSN给我们施加的压力真的很大。”马化腾称。“人们议论纷纷,说腾讯迟早会消失。”腾讯开始推出新服务,而微软若没有本地工程师大军的帮助,是不可能也不会推出与之匹配的服务的。

腾讯再次借用了其他公司的创意。腾讯这次借用的是韩国社交网络如Cyworld兜售虚拟物品的模式,这些虚拟物品可以让用户打扮自己的虚拟角色,表达自我,并复制中国互联网先锋如新浪和搜索的门户模式,推出QQ.com。这类门户首页上塞满新闻,音乐和视频链接。那段时间,在中国工作的微软高层控诉腾讯也抄袭MSN的特色,甚至是MSN浅蓝色的背景。微软的高层也承认他们低估了市场的规模以及年轻中国网民花钱打扮虚拟人物的意愿。“我想微软没有人会真正花时间理解这种文化,以及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商机”。2005年至2009年时任微软中国区总经理的弗里德贝特·沃尔( Friedbert Wall)称,“我们仍以美国为中心,并认为只要我们做,所有人都会接受的。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2004年,腾讯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募集到2亿美元的资金。马化腾和他的四位共同创始人成了百万富翁。马化腾称他不记得有庆祝这回事。当时他可能正专注于其他事情。在IPO这段时期,这位年轻的业界大亨开始用QQ与北京的一位女士聊天;她不知道对方是谁,因为马化腾并不用真名。两位最终结婚了。腾讯发言人对马化腾的妻子和孩子不予置评。

自IPO以后,腾讯的股价已经上涨了百分之5000还多。游戏是其中很大一个因素。但是腾讯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为什么依然有如此多的竞争对手,分析师互联网和互联网观察家继续在争论腾讯究竟一家对中国网民需求有独道见解的公司,还是一股剽窃竞争对手创意和利润的残酷势力。

腾讯在2004年的时候首次在QQ.com上加入休闲游戏,并坐看新贵盛大互动娱乐和网易从韩国和美国的游戏开发厂商那里引入越来越多的沉浸式游戏。这些公司的经验表明,中国市场更易于接受只对虚拟物品收取小额费用免费游戏,因为多年来盗版的猖獗已经破坏了不断萎缩的游戏行业的零售渠道。

腾讯公司2007年正式决定进入游戏市场,此举部分是由刘炽平(Martin Lau)推动,此人此前为高盛效力,2005年加入腾讯,现任腾讯总裁。腾讯在韩国搜寻新游戏,并购得游戏许可,然后根据中国用户做了修改,最后将这些游戏与最受欢迎的QQ服务关联起来。到2008年的时候,QQ聊天软件的用户只需轻轻点击一下,就可以调出一款叫《穿越火线》射击游戏或是一款叫《地下城与勇士》的幻想类角色扮演游戏,这两款游戏都是由韩国公司开发。

腾讯许可这些游戏,并将虚拟物品收益从游戏制作者那里剥离出来。农场模拟类游戏QQ农场就类似美国Zynga的FarmVille,这是中国游戏开发商五分钟旗下《开心农场》游戏的另一个版本。然而,腾讯其他一些热门游戏则是自己制作的,并且游戏不完全具有独特性。QQ飞车就跟《跑跑卡丁车》非常像似,后者是韩国游戏开发商Nexon开发。

根据中国市场,改造免费的网络游戏,并将他们与无处不再的QQ聊天软件关联起来,此举被证明是腾讯的杀手锏。腾讯游戏收入一举超越网易和盛大。根据光音网络提供的数据,中国网吧最热门的五款游戏中有四款是腾讯家的,光音网络为中国三万家网吧提供互联网门户服务。QQ的用户习惯于为虚拟物品买单,他们让游戏变得大有利润可赚,玩家用Q币来买一切东西,从《穿越火线》的防弹衣到《地下城与勇士》中的药瓶,都可购买。

史蒂夫·盖瑞(Steve Gray)是艺电的老兵了,他在2009年的时候搬到上海,运营腾讯的游戏产品部门,他承认从头搞创新不是公司的强项。“腾讯不是一个真正的先驱者,”他说。“你可以说我们在某些程度上对许多东西都跟风,我们十分谨慎。”他相信腾讯的创新是另一种方式的:将游戏推向广大手中,引入顾客想要的增值特性,并同时支持百万玩家同时在线。一年前,QQ飞车最高峰会同时又70万玩家在线。盖瑞称公司用手机之类的赠品疯狂推广游戏,并试图在一年类让游戏玩家数量翻三倍。现在高峰时段,有230万用户在玩QQ飞车,“我敢说腾讯滕公的秘诀在他的客户服务和运营中。你可以让数百万玩家同时玩一款游戏,并且这事还成了。”

本杰明·乔夫(Benjamin Joffe)是研究亚洲科技市场的咨询顾问,他对这类商业模仿取了一个名字:创新套利(innovation arbitrage)。他认为腾讯与其他技术公司一样,发现海外可行的事物,将这些事物自身的海外文化部分剔除,并根据本地市场进行改造。跟美国的Zynga一样,腾讯是“一个快速的跟进者,因为冒极大风险进行革命式创新已无多少立足空间。”

腾讯知道自己需要重塑声誉。过去一年中,腾讯频繁向游戏开发商示好,承诺将变的更开放,与游戏开发商合作,将它们的游戏引入到QQ社交网络之中。然此类“开放”的确切含义在中国互联网圈子里却争议颇多。比如,在美国,任何人都能为苹果的应用程序商店开发程序,只要他们遵循苹果公司公布的指南。腾讯对自身社交网络的保护要远胜于苹果,腾讯会仔细挑选并审核哪些应用程序应给予大力支持和推广,哪些程序只需自己内部抄袭之。腾讯高层倾向于用安全理由回应,腾讯公司需要保护用户的财务信息免受黑客和恶意软件的攻击。腾讯公司战略发展部的总经理马喆人(Julian Ma)承诺公司将变得更友好,将囊括更多更多合作伙伴。“在与第三方开发商竞争方面,我们将变得更为谨慎,如果有短期利益的重读,我们会把合作伙伴放在首位。”

最近的风波可能迫使腾讯变得更为友好。去年秋,腾讯将杀毒软件捆绑进QQ,此举最终演变成腾讯与北京安全软件公司奇虎360之间的一场口水战,双方都指责对方有垄断行为,并监视用户。中国政府制止了腾讯和奇虎的口水战——中国工信部部长称双方“不道德”和“不负责任”。在用户遭受惊吓之前,廉价公司已经遭到国内媒体的广泛批评。一位腾讯前雇员因与腾讯可能有生意上的往来而不愿透露姓名,他称批评的浪潮是一剂警醒剂,迫使马化腾和他的高层意识到,腾讯在与中国其他高科技企业搞好关系方面还需努力。

腾讯担心新一轮的开放社交网络可能会让用户离开QQ,人人网是类似Facebook的网站,它有上千万的活跃用户,在四月份首次公开上市后,手头已握有7.43亿美元。另一个威胁是新浪的微博服务。新浪微博是2009年的时候推出的,现在已有1.4亿的用户。在功能的丰富性方面,新浪微博已经超越自己的模仿对象Twitter。用户可以直接在微博下面评论,发图和视频也更为方便。腾讯强力推出自己的微博产品,你可以看出腾讯是多么的紧张:它邀请名人加入,使用腾讯微博服务,其中包括芝加哥公牛队超级明星组织后卫德里克·罗斯。腾讯微博现在的用户已经超过新浪,不过新浪用户发的微博数量也超过腾讯。

中国互联网市场成长速度非常之快,以致腾讯无需扩展海外市场。尽管如此,马化腾继续尝试做第一个在本国之外市场做大公司的中国互联网CEO。2006年,公司开始在日本和美国实验本地化版本的QQ,并将自己旗下游戏打包进往昔竞争对手AOL的IM软件中。“这些产品不具备竞争性,这些市场已经被美国大公司控制了。”

腾讯随后决定将自身全球化的野心集中在网络游戏领域。腾讯已经在加州帕洛阿尔托市商业区的办公大楼里组建了一只小型的开发团队。二楼的窗户上贴有腾讯吉祥物企鹅贴图。员工在这里为Facebook家挨罚社交游戏,并且以Ice Break Game(破冰游戏开发公司)的名义发行。一月份,腾讯也花4亿美元收购洛杉矶游戏工作室Riot Games的大部分股份,并将该公司的幻想网络游戏《英雄联盟》改编推广至中国市场。Riot工作室29岁的CEO布兰登·贝克( Brandon Beck)称自从收购以后,腾讯基本上让公司自行发展,因为它深知保护初创公司创业热情和能量的重要性。

腾讯及其高管可能最终会向自己过往的经历中学习。在去年12月份的假日晚会上,马化腾表演了一个魔术,并拿起话筒用英文唱了《平安夜》和《铃儿响叮当》。这是他试图在公司内外变得开放的另一个迹象。早先6月份,在腾讯在北京为软件开发者举行会议上,腾讯的总裁刘炽平宣布“今天的主题是开放。”随后,马化腾上台做了他此前讨厌做的事情:公开演讲。他解释到,与其他公司合作现已成为腾讯的核心战略。即便向腾讯这样支配性力量也需要合作伙伴在iPhone App和Facebook游戏时代创造内容。

“我们必须这样做。”马化腾在深圳的总部说道。“我们不能制作所有内容,所有应用程序。”至于批评,他说不会让其打击到自己。他没什么兴趣,不过每几天,他都会抽点时间玩《穿越火线》这类的游戏。“最终要的不是看等级。”他说,在网络上打游戏是“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尽管他从没说自己的水平怎样,但看起来他很擅长玩。

(完)

P.S.如果读者发现有其他值得翻译的优秀内容,可推荐给我。

译文来源:http://www.21haolou.com/articles/show/138

来源:http://dongxi.net/b11Xn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